扫描关注微信
知识库 培训 招聘 项目 政策 | 推荐供应商 企业培训证书 | 系统集成/安装 光伏组件/发电板 光伏逆变器 光伏支架 光伏应用产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企业 » 正文
 
中环集团争议“混改”背后:C位争夺战谁会胜出?
日期:2020-06-02   [复制链接]
责任编辑:zhangchi_zrm 打印收藏评论(0)[订阅到邮箱]
编者按:
在中国光伏领域,中环股份和隆基股份并称“单晶双雄”。在行业人士看来,中环股份是中国技术实力最强的光伏公司,但在瞬息万变的光伏市场,它的国企身份却成为了“包袱”。如今,中环集团混改或将彻底解开束缚在中环股份双脚上的枷锁。



天津中环电子信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环集团”)混改背后的C位争夺战愈演愈烈,谁将最终成为接盘者仍旧扑朔迷离。

十天前,中环集团100%股权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转让的消息犹如一颗深水炸弹,引发行业巨震。

尽管在天津市推出的“2020年精品国企混改项目”长长的名单中,不乏100%股权转让样本案例,但此次中环集团混改依然受到争议。

中环集团系天津市大型国企,现拥有国有全资、国有控股及参股企业250余家,其中上市公司4家,新三板挂牌企业3家。

此次股权转让涉及两家上市公司中环股份(002129.SZ)、天津普林(002134.SZ),两家全资子公司天津市中环电子计算机有限公司、天津市中环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其他下属公司,共计96家企业。

但在众多子公司中,中环股份最受市场关注。中环集团这场“混改”若成功,将导致这家市值超过500亿元的单晶光伏龙头“易主”。

在C位争夺战中,已涌现出无锡产业发展集团、华侨城、通威股份、TCL科技等诸多身份不一的名字。截至目前,TCL科技似乎占据优势。

倘若民营资本最终拔得头筹,中环股份或将凭借混改东风迎来锐变。但这场混改大戏似乎又很难与“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的底线联系起来。

最终结果如何,答案或许很快揭晓。

C位争夺战

5月24日,中环股份发布公告,宣布将原定于5月28日的股东大会推迟至7月10日。

导致股东大会推迟的原因是正是中环集团的混改。

中环股份在公告中表示,中环集团开展国企混改拟通过股权转让形式引入投资者,导致其股权结构发生重大变化,可能将会导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另一个原因是,中环集团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以公开挂牌方式进行,是否有受让方成功摘牌存在不确定性。

中环集团的混改始于2019年9月,以一纸公告公诸于世。

当时,中环股份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中环集团通知,后者决定启动混改相关工作,并以2019年8月31日为基准日开展清产核资、审计以及评估等工作。

资料显示,中环集团的持股方为天津津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51%)、天津渤海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49%),转让底价为109.74亿元。

今年1月,天津市国资委副主任刘智公开表示,天津市国企混改旨在激发企业活力,“在股权结构上,敞开大门,竞争领域的国有企业可以100%出让股权。”

消息一出,多家大型央企、地方国企、民企及两家PE投资者等各路资本闻风而动,皆欲成为接盘者。

「能见」获悉,在众多潜在投资者中,由中国知名企业家李东生执掌的TCL科技成为最有力的角逐者。

TCL创立于1981年,前身为中国首批13家合资企业之一——TTK家庭电器(惠州)有限公司,早先从事录音磁带的生产制造,后来拓展到电话、电视、手机、冰箱、洗衣机、空调、小家电、液晶面板等领域。

近年来,TCL积极布局新型半导体显示技术、工艺和材料。

知情人士透露,天津市政府正在就将其所持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份出售问题与TCL集团进行初步洽谈。具体方案包括:直接将股份出售,或者TCL取得这两家上市公司大股东的控制权。

在近期的一次董秘问答中,有投资者问及对中环集团的收购,TCL科技董秘回答称,集团现在的发展逻辑、规划和路径都非常清晰。半导体显示技术和材料是最重要的核心基础产业之一,公司将以内生发展动力为基础,兼顾行业中重组并购机会,在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领域继续冲击全球领先。

除了TCL,传言中的接盘者名单还包括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中航科工集团、无锡产业集团,华侨城、通威股份等。

不过,天津市国资委指定了9条“择婿”考评指标,其中在天津的产业布局安排、产业协同、行业管理经验三项共同占到27分的权重。

这意味着,除了要能为中环集团引入新的项目、人才和管理之外,在天津的产业布局、长期发展,也是其重要考虑项。

作为中环集团旗下核心上市公司,中环股份在管理架构上进行了调整。

5月13日,中环股份突然发布《公司章程》等相关制度修订案,加入了全新的“职工董事”设计,以实际行动表态,管理层希望能够趁中环集团混改之际,形成内部人控制的既成事实。

然而,变数陡生。这一为强化控制权而精心安排的公司章程修订,在以“是否有受让方成功摘牌存在不确定性”的言论中慌忙搁浅。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混改中,天津市国资委仍然保留8.64%的股权,这意味着中环股份国资占股的身份仍保持不变。

不过,在外界看来,中环股份的掌舵人沈浩平与核心管理团队才是本次混改中不容忽视的核心资产。

混改东风

在中国光伏领域,中环股份和隆基股份并称“单晶双雄”。

这家顶着国资光环的单晶龙头之所以能够在竞争惨烈的光伏市场杀出重围,与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沈浩平的掌舵能力分不开。

中环股份前身为1969年组建的天津市第三半导体器件厂,2004年完成股份制改造,并于2007年4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是中国最早从事单晶硅研究的企业之一。

目前,光伏业务收入已占该公司9成以上。2019年,中环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68.87亿元,其中新能源材料收入149.21亿元,半导体材料收入10.97亿元。

与隆基股份创始人李振国一样,沈浩平也毕业于兰州大学物理系。但受制于国资保守文件的投资风格,中环股份在产能扩张上无法做到如隆基股份那样“随心所欲”。

沈浩平曾表示,国有决策体系导致和同行相比,“做同一件事要慢上半年甚至更多“。

早在2009年,中环股份曾想在内蒙投资硅片基地,但可研报告写了七八次。彼时,光伏产品市场是多晶的天下。

2017年之后,中环股份之所以在能够实现大规模投资扩产,系因此时市场已证明单晶技术路线的成功。

从资金周转率也可见一斑。根据2019年年报,隆基股份资产周转率为0.66(次),中环股份资产周转率为0.37(次)。前者的毛利率为28.90%,后者的仅为19.49%。

在行业人士看来,中环股份是中国技术实力最强的光伏公司,但在瞬息万变的光伏市场,它的国企身份却成为了“包袱”。

对于中环股份,沈浩平的遗憾是,中环股份有好的技术和技术创新能力,但没能最大程度地转化为商业竞争的优势。

契机出现在2015年。当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22号文)和《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54号文)先后下发。

上述两份重磅文件均明确了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国企混改国有股不设限。即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国企混改过程中,国有资本可以全部退出。

此后数年,有关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顶层设计频繁下发,混改成为国企改革的重点方向。天津市国企混改也如箭在弦。

不久前,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发布了全市2020年精品国企混改项目集中公开推介公告,天津市国资委推出60户精品国企混改项目,涉及19家国企。中环集团位列其中。

天津市国资委副主任刘智此前表示,从混改效果看,混改后的企业从各个方面都实现了质的转变,企业经济效益大幅改善。

事实上,中环集团并非天津市第一家转让100%股权的国企。在它之前,天津水产集团、天津一商集团均曾挂牌转让100%股权。

倘若混改成功,民营资本入主中环股份,最直接的变化可能是决策流程明显缩短,运营效率进一步提升,国有体制下的弊端将有望改善。

如今,中环集团混改或将彻底解开束缚在中环股份双脚上的枷锁。

但不论谁在C位争夺战中胜出,现年58岁的沈浩平和其团队都将成为最为重要的砝码。


原标题: 中环集团争议“混改”背后:C位争夺战谁会胜出?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阳光工匠光伏网】官方微信
投稿热线:0519-69813790 ;投稿邮箱:edit@21spv.com ;
投稿QQ:76093886 ;投稿微信:yggj2007
来源:能见APP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图文新闻
 
热点新闻
 
 
论坛热帖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会员服务 | 企业名录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苏ICP备08005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