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微信
知识库 培训 招聘 项目 政策 | 推荐供应商 企业培训证书 | 系统集成/安装 光伏组件/发电板 光伏逆变器 光伏支架 光伏应用产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人物 » 正文
 
尚德魔咒难消 “资本大鳄”郑建明何去何从?
日期:2019-08-06   [复制链接]
责任编辑:sy_zhangxiaoxiao 打印收藏评论(0)[订阅到邮箱]
编者按:曾拯救过光伏界光伏大佬郑建明,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顺风光电陷入债务危机。电站交易背后光伏下游企业的财务窘境日益凸显,巨大的应收账款压力资金密云笼罩了整个光伏圈,国家补贴严重拖欠导致民营电站岌岌可危,顺风光电的困境,正是当下中国民营光伏电站行业的一个缩影。

时过境迁,这位曾经拯救光伏界的“白马骑士”,如今正在等待属于他的“白马骑士”。
 
常州八月,热浪翻滚,但郑建明的心情一片冰冷。
 
一个月前,这位顺风光电投资(中国)有限公司(下称“顺风光电”)实控人收到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发来一纸裁定书。
 
在一起执行案件中,法院依法查询后发现,被执行人顺风光电名下无银行存款、房产、车辆等财产可供执行。
 
法院宣布冻结该公司在江西顺风光电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45000万股股权(占公司100%),冻结日期自2019年3月13日起至2022年3月12日。该公司也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无期)。
 
时至今日,郑建明还仍在泥潭中挣扎。
 
倘若将时钟指针拨回到六年前,光伏行业正值至暗时刻。这位“门外汉”逆市入局,斥资30亿抄底尚德。将世界第一大光伏制造商收入囊中,郑建明一跃成为光伏行业最炙手可热的大佬级人物。
 
此后数年,凭借早年在资本市场历练出的眼光与胆识,这位跨界玩家在这个草莽云集的产业不断高歌猛进,期望续写传奇。
 
但他对光伏产业节奏的把控能力显然不足,关于他的争议也伴随始终。
 
在经历短暂风光后,顺风光电如今陷入大溃败,业界对于其战略投资还是财务投资的猜测仍未有定论。危机中,郑建明欲出售顺风光电,尚德或将剥离上市公司。
 
这位在尚德魔咒下壮士断腕的资本玩家,成为过去十年来光伏沉浮中又一个令人唏嘘的样本。
 
尚德魔咒
 
裁定书让郑建明的境况雪上加霜。自去年以来,关于顺风光电陷入债务危机的消息频频见诸报端。
 
早在去年9月,郑建明就被爆出或将以关联交易的方式转移负债。他欲以47亿元出售顺风光电,而接盘方——亚太资源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则是这位资本大佬旗下的另一家全资公司。
 
短短三个月后,顺风光电又因一起融信租赁案件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启信宝的信息显示,顺风光电曾陷入多起债务纠纷,其风险信息高达63条。其中,阳光电源、正信光电等均与其存在买卖合同纠纷。
 
顺风光电母公司顺风清洁能源公布的年报显示,自2016年起,该公司已连续三年净利润为负。截至2018年年末,该公司负债总计217.5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5.64%。
 
截至目前,出售尚德的交易结果仍存变数。但此交易若完成,意味着昔日光伏明星企业无锡尚德将剥离出上市公司。曾经拯救尚德于危难之际的郑建明,如今正陷入尚德魔咒。
 
但六年前,他逆势抄底无锡尚德的传奇故事还在光伏圈广为流传。
 
彼时,欧美“双反”重拳出击,多晶硅价格暴跌。光伏行业形势急转直下,金融机构收紧信贷,投资人也唯恐避之不及。
 
行业寒冬中,无锡尚德彻底失去造血功能。
 
在这家光伏巨头苟延残喘10个月后,郑建明携顺风光电以30亿资金杀入战局。
 
“此时敢于逆势留下重重一笔的人,一定是不仅看到今天,而且看到光伏未来的人。一定是敢于先手争取未来,自信有能力承担风险并动员各种能力实现未来的人。”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首席光伏产业研究员红炜说。
 
郑建明成为彼时光伏人眼中的“白衣骑士”。这位出身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地产大鳄凭借深厚背景和雄厚财力,在光伏圈长袖善舞。
 
“但外界对郑建明进军光伏一直争议十足。有人认为,他是财务投资,赚一笔就离场;也有人说,他是战略投资,是真的想做一番事业的人。”红炜告诉「角马能源」。
 
但郑建明并不满足于鲸吞世界第一大光伏设备商,他开始高调布局光伏电站,并很快成长为最大的民营光伏电站投资者。
 
入局尚德当年,郑建明一举收购十余座电站项目,共计投入80亿元。该年共有32个项目实现并网发电,装机容量达890MW。
 
其后两年,顺风光电一路披荆斩棘。2015年,该公司更是成功跻身为2015当年中国光伏电站投资企业20强,,以年644MW装机容量位居第二,仅次于国电投。
 
但仅仅一年后,榜单上就已不见其身影。并网、消纳、补贴等问题逐一显露,让这颗光伏“新星”举步维艰。
 
尽管郑建明豪爽开局,但顺风光电似乎并没有像他预期一般后劲十足。截至2018年末,该公司建成并投入运营的光伏电站项目仅有58个,装机容量1500MW。
 
去年“531”新政后,郑建明的光伏事业前景变得更为黯淡。而他所代表的民营光伏电站投资商也或将进入至暗时刻。

民营电站之殇
 
深陷资金危局,曾经的资本大鳄郑建明不得不尝试抛售光伏电站以“谋生”。
 
数月前,顺风清洁能源公告称,该公司欲出售中国境内约300MW的太阳能电站,并正与若干潜在投资者就交易进行初步磋商。
 
顺风光电的困境,正是当下中国民营光伏电站行业寒冬的一个缩影。
 
一周前,江苏爱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欲“嫁身”国资华东新华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出售其500MW光伏电站以求生。
 
而此前,中国最大民营光伏电站运营商协鑫新能源则易主华能集团,在业界掀起轩然大波。
 
「智汇光伏」曾统计,今年3月底至5月,短短两个月间,上市公司公告的光伏电站交易规模就高达1717MW。
 
热闹的电站交易背后,光伏下游企业的财务窘境日益凸显。巨大的应收账款压力资金密云笼罩了整个光伏圈,国家补贴严重拖欠导致民营电站岌岌可危。
 
“目前,整个新能源行业补贴拖欠总金额高达几千亿元,装机容量过千过万的单一企业被拖欠的补贴资金超百亿元。补贴拖欠导致企业现金流为零甚至为负,资金断链严重影响企业生产与行业健康发展。”中广核新能源党委书记、总裁李亦伦曾说。
 
除补贴拖欠外,拖垮民营电站的还有并网消纳问题。2015年下半年开始,新疆、青海、甘肃等地曾经的光伏热土成为弃光限电重灾区。
 
国家能源局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新疆弃光率高达32.23%,甘肃紧随其后达到30.45%。
 
“所有早期光伏电站投资人都在劫难逃的原因,来自两个误判。”红炜说。
 
他指出,早期投资大型地面电站的企业家,大都难逃传统能源投资思维。在上一个时代的规则里,煤电投资计划发电时间是5500小时/年,实际总是大于5500小时/年。
 
但这一预期对于光伏电站行业却过于乐观。光伏发电是计划发电1500小时/年,实际却总是小于等于1500小时/年。
 
“另一个是对国家信用的误判。凡是早期投资大型地面光伏电站的企业家,怎么也想不到并网那么难、并网了送电那么难,更想不到时至今日国家已欠光伏发电补贴款项近两千亿元。”他说。
 
如今,光伏平价上网时代来临的号角吹响,并网消纳问题将更加凸显。
 
“去补贴后,接网消纳问题是光伏发电最重要的制约因素。”智汇光伏创始人王淑娟说。
 
数年前,郑建明曾在一次内部讲话中说:“我们进入的能源行业是一个无限成长的行业,只要有本事、有能力,这个行业将无限扩张。”
 
资本嗜血的本性将他推向浪潮之巅,但疯狂扩张和行业误判也为他酿下今日危局之苦果。时过境迁,这位曾经拯救光伏界的“白马骑士”,如今正在等待属于他的“白马骑士”。
 
而笼罩在中国民营光伏电站界的阴霾仍未散去。
 
原标题:尚德魔咒难消,“资本大鳄”郑建明何去何从?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阳光工匠光伏网】官方微信
投稿热线:0519-69813790 ;投稿邮箱:edit@21spv.com ;
投稿QQ:76093886 ;投稿微信:yggj2007
来源:角马能源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图文新闻
 
热点新闻
 
 
论坛热帖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会员服务 | 企业名录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苏ICP备08005685号